久客其文

我家道长是最好最好的道长。

有生之年…裴洛居然过年了……只要活得久,拉郎也能有官方认证……

三代如果大杂烩应该是这样的:
宋终南:哈哈哈哈,好酒、好酒!要是能带回华山几坛那就更是美哉!
乐九秋:终南,记得不要喝太多哦?……算了,等你酒醒我们慢慢算账吧,呵呵。
叶萋萋:你小子又做了什么!我的轻剑呢?!
叶何:哎哎哎哎哟喂表妹不要拽我耳朵,真是个没大没小的母老虎…哎哟!胜寒救命啊,救救我!
傅胜寒:……
梅承霜:萋萋你就别欺负你表哥了,他也做得不对,你们兄妹二人互相道歉说清原因试试如何?……咦,小道长师叔,道长,星杓?喝醉了?真是抱歉没注意到你,我们现在就回家吧。各位,不好意思,我们就先告辞了。
易星杓:嗯……。
俞式微:真是一出好戏啊。看来今年的话本素材还不少,润笔费有着落了。
黄素:(撇嘴)看来员外郎...

在写宋乐这对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排在第三个的梅三那对。梅承霜是第三代的梅家人,虽说梅家个个都是我的亲儿子,但梅承霜总归还是不同的。
梅易风流倜傥,眠花宿柳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他虽然多情,但对于自己真正的知己却是小心翼翼,想触碰却又缩回手,在死前都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心意。
梅逸心狠手辣行事偏激,但爱恨分明。从恶人谷出来后也明白自己要做什么,该做什么,要恨谁,要爱谁。他是最明白自己的一个人。

而梅承霜却是饱含了我的念想在里面的角色,甚至糅合了一些我本人的行事风格。他是我的儿子里最符合我对万花这个门派印象的存在。他温柔体贴,待人稳重又有恰到好处的圆滑,梅易的花间游和梅逸的离经易道仿佛都在他的身上重生。他...

各大掌门集体吃错药现场。
嫌道经拗口的萧疏寒;不睡觉的叶澜;说话打自己脸的兰花先生;念不出佛号的天澜……望兮没变,枯梅不知道变没变,希望华山的朋友能提供一下消息。
应该是160级洗心见武任务的预热,现在的各派掌门看样子似乎都是替身了。
少侠们快回去看看你们的掌门吧,这么有意思的事以后不一定能见到了hhhhh

感谢我的师弟…师兄永远爱你。

。灸荼——:

给师兄画的梦中情咩。

考完了。放下笔的那一刻脑子里竟然一直在循环陋室铭,导致我到现在心态都很淡然。可能是平常紧张惯了,放松不下来。不过也好,我倒是不怎么会放纵自己。
我发这条lof的目的是想通知一下,等我休息几天后我就开始日更了。
把楚留香和剑三的坑都补完后,有没有新坑我就不好说了。我还是那个生活态度,落笔赋闲,以后就努力于文字上再加精进。

你俩干啥呢??
想到了一句歌词
一局对奕中,并非黑白两色~机关算尽后,由谁布下了结果~(cp滤镜一万米)

[原南/南原]猗兰-对话版

伪更新,用猗兰这篇玩一玩。有稍微的修改。
↓↓↓↓↓↓
  http://t.cn/R3S3b9T

以及欢迎同好加群一起讨论脑洞一起玩。
群号:750242613
我们不卖假古董,不种假兰花。敬礼。

[原南]无题短打

忘说了。欢迎原南原的朋友加同好群。

群号:750242613

欢迎来到洛镇茶摊,祝你地震,祝你翻船。


-

自然,距离天生便是等待人去打破它的。

原随云此时已将眼罩摘下,一双晦暗无光的眼瞳本应无焦弗距,却像是紧紧盯向南无生的眸子,似乎要将那一潭幽蓝的平静池水睨出些许波澜来。

南无生呼吸平稳。即使现在二人间距近得稍稍偏头便会摩擦唇瓣,却也互相如上阵对峙般,各自按兵不动。

原随云喉咙里压出低笑:“南公子倒是不惧。”

温热的气息扑面,南无生微微抬了下头以避开,方冷冷道:“在下一不输敌,二未陷阵,何惧之有?除非原少庄主现时,便有无事生非的念想。”

闻言,原随云挑起眉梢,嘴边亦是溢了些笑意:...

落笔赋闲,没什么追求。
j3万花/长歌/纯阳/藏剑。
clx暗香/武当,南无生(兰花先生)过激推。
杂食文手,道系随缘更新,慎fo。

© 久客其文 | Powered by LOFTER